全家人吵架

今晚家里的全部人都癫了吧,
爸爸妈妈妹妹就为了没事吵了起来,
起因是,妈妈帮妹妹向爸爸要零钱,
爸爸突然大声地问(根本是责问)妹妹为什么每天都去学校,
妹妹好像是为了学校运动会的吉祥物忙,
要回学校赶,
爸爸好像是怀疑她去学校有别的目的。
这么一大声喊,
妈妈就骂回爸爸为什么发神经那么大声,
过后爸爸有点表意是不信妹妹去学校是有正当事物做,
妈妈又骂回,
自己的孩子为何不信,
爸爸没出声,
开始了,本应结束的。
妈妈不会收声,一直骂,骂不停,
我在房间里都烦,想喊收声的,
爸爸喊先……
然后爸爸又跑去(妹妹在房)很大力地拍打房门,
喊妹妹说,不给妹妹去学校了,
以为没事的,
妹妹在房里顶回,“不去就不去咯,很罢掰咩!?”
妈妈又开始了,骂爸爸,
就是他孩子都不信,孩子(me & my sister)才会什么都不告诉他,
开战……
妹妹中间有喊不要吵,
我在房里现场直击……
从头到尾没出声,不想牵涉,
这个家从我小时候就是如此……
十几年,
至少我还活着……
I’m still alive……
我要离开!
Advertisements

女人为男人暖的被窝…看完不许哭哦

这是偶然看到的一篇感人的故事,(没版权的吧?)
 
她14岁,他17岁
她和他在网络上相遇,聊得投机:她认他做哥哥、他收她为妹妹。
她问:我是你第几个妹妹?
他说:数不过来了。

她15岁,他18岁
她和他交换了手机号,大年三十那天:她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她。
她问:你和女朋友还好吗?
他说:我们很相爱。

她说:娶我的人要用面包房做聘礼。
他说:会有的。

她16岁,他19岁
她中考过后的那个暑假:她失恋了,他又换了个女朋友。
她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在一起?
他说:等我们都单身的时候。

7月29号那天
他问:你有几个哥哥?
她说:10个里9个是表哥。
他问:剩下的是谁?
她说:你是我最后一个哥哥。
他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她说:好,等我到18岁,和你见面。

她17岁,他20岁
她和他打电话:爱情,在渐渐发酵……
她问:你爱我吗?
他说:我爱你。

他问:爱不爱我?
她说:爱你。

她问:你会让我哭吗?
他说:就哭一次,以后都是快乐。

她18岁,他21岁
她和他见面了:她长得不美,却可爱;他长得不帅,却阳光。
她问:你能爱我多久?
他说:到我不能爱你为止。
她问:那是什么时候?
他说:死亡。

她问:我会有面包房吗?
他说:会有的。

她19岁,他22岁
她和他的爱情很好,慢慢长芽:她把自己托付给了他,他小心地要了她。
她问:你会娶我吗?
他说:会,我只娶你一个!

她问:我会有面包房吗?
他说:会有的。

她20岁,他23岁
她和他向父母抗争:她告诉父母——我是他的女人;他告诉父母——她是我的女人。
她问:我们会成功吗?
他说:会的,因为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挡我们相爱。

她问:我们谁先死?
他说:你,你要为我在地下暖被窝。
她有些难过。
他说:我不想你因我哭泣,所以,你先死。

她21岁,他24岁
她和他的爱情终于开花:她收到了他的面包房,他为她下了聘。

结婚前夕
她问:为什么娶我?
他说:为我暖被窝。

新婚那天,他喝多酒进错了新房,愧疚不已……她却笑笑,说不会放在心里。

她问:我们会不会离婚?
他说:不会,就像面包房不会关门。

她问:我们什么时候要宝宝?
他说:再过两年。

她偎他怀里睡觉,他紧紧地抱着她。

她23岁,他26岁
她和他的爱情终于结果:龙凤胎。她的身材却走了样。
她问:很难看吗?
他说:没有,依旧好看。

她不再偎在他怀里睡觉:怕他嫌她胖;他却在她睡熟后抱紧她:怕她伤心,说他不爱她。
醒后,她哭了……

她30岁,他33岁
她和他的家庭很圆满:两个孩子活泼开朗,他们也相爱如初。
她问:这种生活能持续多久?
他说:死亡。

她问:面包房还能持续多久?
他说:永远。

她37岁,他40岁
她和他的生活很好:感情很好,孩子孝顺。可皱纹却爬上了额头
她问:我老了,是不是难看了?
他说:没有我老,比我好看。

她问:面包房快不行了吧?
他说:我的工资可以养活我们一家。

她57岁,他60岁
她和他的爱情变成的甜水,淡却散发着香气。孩子们都已长大,他们都老了。
她问:面包房终于存活了。
他说:是啊,孩子们都长大了。

她不知道,他和孩子们用工资维持着面包房,因为她的病,太重了……

她58岁,他61岁
他问:你只因我哭过一次,对吗?
她说:在你面前,只有一次;不在你面前,很多次。

她说:我要走了,我要去下面给你暖被窝了……
他说:我知道,等我,不许喝孟婆汤。
她说:别着急下来,下面很冷,需要很多年去暖好被子。
他说:我们可以一起暖被窝。
她说:知道,不许再走错新房,上错床……

她闭上了眼睛,他哭了:她一直在乎新婚当天的那件事,他更加愧疚……

他81岁
他躺在病床上,手中拿着她的照片:他想她了……
他说:我要去找你了,20年了,被窝应该暖好了……
他说:我没有续弦,我只爱你一个……
他说:我不会走错新房了……
他说:我要下去了,等我……

他静静地闭上眼睛,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因为他看见她了。
听见她说:被子里很暖和,下来吧!

任凭孩子们如何哭喊,他依旧合上了双眼。
他无憾:这辈子,有她,他没有遗憾……

有鸡先还是有鸡蛋先?

世上到底是有鸡先还是鸡蛋先呢?
很多人(是所有人吧?)都会说这是解决不到的问题,
最近还看到和听到,说这问题是没答案的。
就很奇怪,我知道答案啊,报章有刊登过,
说科学家证实了,找到答案了……
是有蛋(鸡蛋)先的!
接下来要用演化论(theory of evolution)来解说,
就在古时候还没有鸡只出现时,
地球生活环境越来越不适合鸡的祖先(可能气候改变,可能出现predator),
鸡的祖先为了让下一代能够生存下去,
改变了下一代的的遗传基因。
这种情况是在達爾文主义里的天择。
天择:指生物的遺傳特徵在生存競爭中,由於具有某種優勢或某種劣勢,
因而在生存能力上產生差異,並進而導致繁殖能力的差異,
使得這些特徵被保存或是淘汰。(from:wikipedia)
那是一种可能,也有可能鸡是祖先杂交而成的(这就不清楚了)
再一种可能,基因突变,鸡的祖先的遺傳物質發生改變。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
都是鸡的祖先在繁殖基因出现改变,而让鸡这动物出现在地球上,
(总不可能鸡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地球吧=.=lll)
总结一下,鸡这动物会出现在地球上不管是天择、杂交还是突变,
都是由另一种生物的基因改变造成的。
这些基因改变让该种生物的外表、物理结构改变,蜕变成我们熟悉的:鸡
要达到这些物理上的改变,生物的细胞分裂及排列(根据基因)被改变,
而这些分裂和排列的情况只能发生在生物还处于胚胎状态时,
而鸡的胚胎状态是在(鸡祖先的)蛋里(改叫鸡蛋了),
所以当鸡还没形成时,我们所谓的鸡蛋已经出现,
鸡蛋里进行着鸡的细胞排列,
孵化出来的生物(我们的主角:鸡)就会和鸡的祖先有些物理上的差别了
(登登登登!鸡的诞生,哈哈哈)。
世上是有鸡蛋先。
这句话可是有着“演化论”在背后撑着的哦!

发霉!

从国民服务回来已经一个月咯,
我还是闲着没事做(开始懒得写blog,XD)
没工做,没书读……
在家发霉了,真的好闷好闷……
昨天刚考完undang,幸好考过,
已经比其他人迟考了,还考不过的话真的是对不起自己咯……
星期五去找了pengajian am的参考书,
翻了翻,
天啊!根本就是中五历史加强版 =n=lll
炸到焦黑咯!
一直在想,找对书的吗??找对书的吗??
很希望我是找到的是历史书 T^T
想到中六,
突然有无形的超强压力笼罩着…………….
 
Leo A :" 我的选择对的吗……"
Leo B :" 这些选择没有分对错的!"
Leo A :" 怎么说?"
Leo B :" 那又怎么对?怎么错啊?"
Leo A :" 如果有比这个中六更适合的,那就是选错了。"
Leo B :" 那现在这个选择有什么不好?"
Leo A :" 没看上面写了什么吗?历史(死背)是我的死穴,怕其他科也很难。"
Leo B :" 哦,也对,那现在有更好的选择?"
Leo A :" 没有。"
Leo B :" 那中六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Leo A :" 是。"
Leo B :" 至于学院呢?"
Leo A :" 你自己知道自己的英文程度吧=.="
Leo B :" 哦,也对,跟不上课程更糟。"
Leo A :" 所以打算用中六来恶补英文。"
Leo B :" 那中六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Leo A :" 是啦,长气!"
Leo B :" 那还理什么?就算选错也是已经根据最好的选,没什么好后悔的。"
Leo A :" 咦…… 有道理……"
 
就酱,心里烦的事解决了一个……
有时心想,客观分析是真的很重要的,
当自己专心思考一件事时,往往很多死角是自己看不到的,
必须由旁人指点,才能想通一样东西……
思考时必须常处于冷静状态,这样才能以客观的角度去分析,
去除思想的死角,逃离思维的箱子,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在家发霉了一个月,怕头脑也生锈起来,
然后开学不能思考,哈哈哈(太严重了吧?=_=lll)
去书局看到了三本科学的书籍,买下,
两本关于生物的,其中一本还是关于生命的,
另一本是物理,快看完了,都是些物理理论法则的历史,
看来看去都是中四和五的物理程度…… 哈哈哈……
希望能维持头脑的思考能力而不导致生锈,哈哈哈……
找不到适合的工就还有一个月要霉在家 ><

国民服务(一) 服装

有人问我营里的生活过得如何,
Evelyn 还说要看我的那三本珍藏日记,哈哈哈……
有机会再说吧!
回想起来,真的真的很不舍得我那个营,
在那边生活了近三个月,就算对人没感觉,
也对那地方有感情了吧,宿舍,食堂,班……
既然很多人想知道营里的生活,我的日记又不能碰 
我想把我的营简述出来……
 
刚到的两三天,因为所有人并没到齐,所以营训没开始,
那时在营里是最自由的,老师教练没管我们,
只是告诉我们几时食堂有准备食物,准时下去吃,因为只有半小时^^
我们用餐的餐盘要自己照顾好,因为需要登记人数,
不能让我们将餐盘留在食堂,全营到齐后餐盘就能留在食堂了。
当然,餐盘是自己洗的,
食堂向外的部分外围是由一列十几二十个水龙头组成的范围,
就在那洗。
等到全营齐人数后,晚上就有个纪律讲座,告诉我们什么能做什么不能。
在拿到衣服之前,我们都必须‘berpakaian sopan’,
就是穿有领衣、长裤、包鞋加袜子。我只带了一件有领衣啊!!
派给我们的衣服有三种,baju celoreng(迷彩装/服)、baju kelas(暂叫课服)、baju PT(physical training),
后来我们都叫它们loreng、kelas、PT(普通运动衣)……
运动裤是超难看的那种,刚开始时许多人都穿自己的运动裤,
或许老师也认为难看吧,老师竟然通融了,说只要是深色就行,
有人穿白色,
结果改成只能穿黑色,原本蓝色也行,
又有人不懂穿了什么,
结果改成只能全黑(没有花纹),原本黑裤有一些线条装饰的也行,
最后还是有人穿别的颜色,
教练严厉限制,以后没有自己的衣服出现在宿舍范围外!
一直到离营……
这些戏剧性的演变对我完全没影响,因为我没带自己的运动裤,
完全是穿PT裤子…… T^T
迷彩服是甚少有机会穿的,除了受罚和当营要接近尾声的活动:
射击、操步、wirajaya、开幕(闭幕时已经还回给营方)、
社会服务、比赛、kraf hutan、tali tinggi,及所有营内正式仪式。
课服就是最常穿的衣服了,除了户外活动,其余时间都算是穿课服。
每天都会穿到课服,因为每天早上至中午时间是进班上课的,
由multiskill老师负责,他她们不是教练,像辅导老师的老师,不凶。
星期日更是全天课服,因为是家长日也是宗教日(我的营,其他营有别)
PT被认为不正式,营代表性的活动都只能是课服或迷彩,
PT不能让外人在活动时看到(我的营是这么说),
如果活动没大人物在的迷彩就可免了,所以课服可以说是最常穿了。

=====(一)完=====

会计?美好的未来?

刚刚从学校的颁奖典礼回来,
因为在报告我名字时,有说到我对药学有兴趣 (那时瞎掰的)
结果颁完奖后在台上合照时,被前校长的孩子问起,
“ Why are you interested in pharmacy (药学)? What make you interested in it?”
哑……
实际上没那么肯定是pharmacy的,只是知道自己一定要向生物科学界前进……
 
很讨厌家人一直试图影响我选择会计,
甚至阻止我读科学流!
最讨厌会计!
每一天起身只要不小心说到前途,就一定会有一大堆会计的好处……
很烦啊!
只要顺利完成中六,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离开这个家!
不能给别人影响我想要的未来!
出国也好,搬出去住也好,就是不要再待在这里!
只要有阻止我达成目前这个目标的,都要对付,
不能让其他不相干事物影响我的决定,
就算这个决定是错的,
是我没能力达成的,至少我也要去尝试。
会计?NO!
NOW and NEVER !
 
现在中六我是选定了科学班,
不理我有没有能力念下去,也不理适不适合我,
目前这就是我的目标,我的兴趣!